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论社会形态及其演变

更新时间:2019-03-26 22:55:51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摘要:社会形态可理解为具体社会的本质性特征。由于制度安排权分配制乃是社会本质的最终决定因素,因而对社会的历史形态及其演变的描述亦应以其为据进行。于是可知,社会历史形态不外制度共定社会和制度独定社会这两大类。前者又有制度直接共定和制度间接共定的具体形态,后者又有一人定制和多人定制的具体形态抑或君王定制、寡头定制和集团议员定制的具体形态。若从定制者所属的统治集团说,制度独定社会的具体形态则是贵族奴隶主定制社会、官僚地主定制社会和资本家定制社会这三种。在历史上,人类社会先是制度共定社会的时代,后来异化到制度独定社会的时代,至现代又成为向制度共定社会复归的时代。其中,前一种演变即“异化”,是民选首领的篡权所致;后一种演变即“复归”,则在于被统治群体的反抗终于有了新的制度意识形态为指导。由于新制度意识形态启蒙了人民当家做主的觉悟,人类社会历史将不会再形成新的轮回,而是终结于制度共定社会的基本形态。

  

   关键词:社会形态、制安权分配制、制度共定社会时代、制度独定社会时代、复归制度共定社会时代。

  

   人类的社会形态及其演变的问题非常重要,它不仅是全面研究和解释人类社会历史的社会历史哲学必须有所回答的重大问题,而且也是从各个不同方面研究社会的诸多具体社会科学在建构自己的基本理论时所应该知道答案的问题,同时还是人类推动社会发展的实践活动需要有所了解的问题。而在以往的学界,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还很不够,观点单一,缺乏争鸣。有鉴于此,我在这里准备用一种新的思路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我认为,社会形态作为标志社会的具体存在形式的范畴,应定义为具体社会的本质性特征。与之相应,社会历史形态,就是指处于历史中的某个时期的具体社会的本质性特征。这个定义之所以要有“具体社会”的限定,在于抽象的社会不会有外显特征;之所以要有“本质性特征”的限定,在于每个具体社会的外显特征都可做多维描述,并且其中可与其他具体社会的外显特征相区别的特征也很多,但显然只有能体现该具体社会之本质的特征,才最有资格代表该具体社会。

  

   社会的本质应该在制度(本文所使用的制度概念,仅指正式规则,即由组织专门定立的规则,如法律、法规、政策、政令、体制、建制、规章、纪律等,不包括非正式规则,即习俗和道德),这在于我已用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文章论证了人类社会起源于人的制度性建构,[①]而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又论证了社会结构中最为基本的构成要素是社会制度,社会制度中的基本制度是资源制度,资源制度中的基本制度是制度安排权制度,简称“制安权制度”。制安权制度尤其是其中的制安权分配制,作为社会的“元制度”,不仅决定其他资源制度乃至其他所有社会制度的制定方式,而且其本身的公正与否,也决定着其他所有制度和整个社会的公正与否。[②]至于决定着社会本质的制度本身,其性质、由来及其演变又是怎么回事,我也已有专门文章做过论述和回答,此处不赘。[③]

  

   由此可知,人类社会的形态,就是被作为社会本质的制安权分配制所规定和标志的。如是,对人类社会的历史形态及其变化发展的描述与把握,亦应立足于制安权分配制,并以其为出发点来进行。

  

   1、人类社会的形态与发展阶段

  

   从制安权分配制出发看,人类社会的历史形态不外乎两大基本类型,这就是制度共定社会和制度非共定社会。

  

   制度共定社会意为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平等地分有制安权,全体社会成员共同定立社会制度的社会。制度共定社会又有直接共定社会和间接共定社会这两种特殊形态。前者是指社会制度由共同拥有制安权的全体社会成员在一起直接定立的社会;后者是指社会制度由共同拥有制安权的全体社会成员推选其代表或代理人来根据他们的意志代替他们定立的社会。

  

   制度非共定社会则与制度共定社会相反,其制安权不是为全体社会成员分有或共同拥有,而是为某个人或某些人所垄断,所以社会制度也不是由全体社会成员共同定立的,而是由某个人或某些人单方定立的,并且这个人或这些人并不是全体社会成员推选出的代表,因而制度非共定社会也有两种特殊形态,即一人定制社会和多人定制社会。无论是由一人定制还是由一些人定制,都属于非全体社会成员的特殊人物独自定制的行为,因而在这个意义上,制度非共定社会,亦可称之为“制度独定社会”。

  

   以上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形态有两种基本类型和四种特殊形态的结论,并非纯粹概念推演的结果,而是实际上也存在于人类历史之中的。其中,制度共定社会首先是人类初期社会亦即原始时代的普遍社会形态,并且这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形态在这个时代,也普遍地经历了从直接共定社会到间接共定社会这两个前后相继的历史时期。有关这一点,我们在任何一部史前史的著作或全面研究原始社会的著述中都能看的。[④]除原始时代之外,制度共定社会也是进入现代以来世界上先后出现的民主国家的社会形态。民主国家即由全体人民共同当家做主的国家,自然人人拥有制安权,可以共同定立社会制度。而那些不是人人享有而只是部分人享有制安权的所谓“民主国家”,则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充其量只是某个特殊集团的选民的民选国家。由此可知,民主国家的本质在于制度共定,而不是竞选、选举或多数人决定之类。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元制度如果不是制度共定,那么,即便有竞选、选举或多数人决定之类的制度安排,也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反之,只要一个国家的元制度是制度共定,那么,就一定也会有竞选、选举或多数人决定之类的制度安排。不过迄今为止,现代以来所出现的所有民主国家还都只是制度间接共定的社会形态,尚未见到制度直接共定的社会形态。

  

   与制度共定社会性质相反的制度独定社会,存续于原始制度共定社会之后的数千年间,逐渐终止于新的制度共定社会即民主国家的诞生之际。当然,在那些现在还没有重新形成制度共定社会的族群,也就是现在还没有真正实现民主的国度,制度独定社会就仍然在那里延续,尚未退出历史舞台。

  

   在制度独定社会的时代,一人定制社会是世界上各个具体社会的较为普遍并长期存在的社会形态,尤其是各大古老文明民族莫不如此。鉴于一人定制社会中的那一个人,都是国王、君主、僭主、主公、皇帝、教皇、元首、总裁之类的人物,一人定制社会也可以形象地称之为“君王定制社会”。其中,元首、总裁或其他非王称谓,都是王权国家在近代受民主浪潮冲击后采用的新名称。

  

   同为君王定制社会也有不同的形态,从君王垄断制安权的程度出发进行考察,存在君王集中定制社会和君王分封定制社会之分。在君王集中定制社会中,君王垄断了所有的制安权,所有社会制度的定立全都是集中由君王一人最后决定;在君王分封定制社会中,君王则只垄断了部分制安权,只是负责定立国家层面的社会制度,而各分封地内的社会制度,则授权给被分封者制定。这些被分封者,就是权位仅次于国王的贵族。西方的君王定制时代,多是君王分封定制社会形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封地封爵的封建社会;中国的君王定制时代,则基本上都是君王集中定制社会形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大一统的皇权专制社会,只有初期的夏、商、周三代,才也是君王分封定制社会。

  

   多人定制社会则是制度独定时代在世界个别地域上间或出现或较少出现的社会形态。具体说,这种由多个人一起定立社会制度的社会,大概仅显现于古希腊罗马的寡头政治时期、[⑤]法国12世纪的城市自治时期、[⑥]西方近现代的资本家集团垄断政治时期。多人定制社会中的所谓“多人”,或是某个特殊集团中的若干寡头,或是某个特殊利益集团中的选举代表,亦即集团议事会议员,但均不是全民的头领、代表或议员。与集团议员是由特殊利益集团内部通过选举的方式产生不同,若干寡头是特殊利益集团内部各大势力的头领,由于势均力敌只好暂时相互妥协分享制安权,相互协商定制。从时段上说,多人定制社会在近代之前是两种具体形式,即集团议员定制社会和寡头定制社会,在近代之后则基本上都是集团议员定制的形式。

  

   在近代之前的制度独定社会时代,多人定制社会之所以在数量和存续时间上要远远少于君王定制社会,从寡头定制社会看,是因为寡头之间的平衡极难维系,一旦哪个寡头取得优势就会迅速将自己变成大权独揽的君王;从集团议员定制社会看,其为期不长的原因如果不算被外族外邦的入侵所灭,就是被军事首领或行政长官或神事总管的篡权而颠覆。

  

   其实,由一个人出任的君王,同样是社会中某个特殊集团的代表。因为君王虽然可以单独定立社会制度,可仅凭其一己之力或一家之力,远不能使这些制度在社会中得到实施和维护,于是他就需要笼络、恩宠一些人来为自己做这些事情,而这些受到君王笼络、恩宠的人,就成为在社会中也能跟着君王获得超常利益的人,并由此形成以君王为首的特殊利益集团。

  

   既然制度独定社会时代的君王、寡头和集团议员都是统治集团的代表或代理人,这就说明,各种制度独定社会,都是只有形式的差异而无质的不同,在本质上都属于集团定制社会。确切说,是统治集团独自定制社会。这就意味,制度独定社会时代的具体社会形态,若从“定制人”的身份说,则不是一人定制和多人的定制的这两种,而是三种,即君王定制社会、寡头定制社会和集团议员定制社会。它们在本质上,都属于特殊利益集团的单独定制。

  

   因此,凡是制度独定社会,不管其具体形式如何,都属于集团定制社会。与之相应,凡是制度共定社会,也不管其具体形式如何,都属于全民定制社会。

  

   至此可知,从整体上看,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历史进程大致已经历有三大阶段,这就是原初的制度共定社会阶段、后来的制度独定社会阶段和再后来的复归制度共定社会阶段。若要凸显时间性,这三大历史阶段也可分别称之为远古制度共定时代、古代制度独定制时代和现代复归制度共定时代。由于我已证明,只有制度共定才会有制度公正和社会公正,而制度独定则不可能有,[⑦]所以,人类社会历史的第一阶段即远古制度共定时代,同时也是公正的时代;第二阶段即古代制度独定时代,同时也是不公正的时代;第三阶段即现代的复归制度共定时代,则同时也是复归公正的时代。

  

公正时代的社会,即制度共定社会,合乎个人当初组成社会的初衷,使社会成为了能让每个人都活得更好的手段、场所和家园,乃是符合并体现社会之本性的正常社会。相反,不公正时代的社会即制度独定社会则属于异化社会,它已经不再是能让每个人都活得更好的手段、场所和家园,而仅仅是让少数人活得更好的手段、场所和家园?啥云渌蠖嗍死此,该社会不但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而且反过来控制并奴役他们,变成了使他们受苦受难、活得更糟的怪兽(即霍布斯说的“利维坦”)、险地和炼狱,因而是异化了的社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infoconcrete.com)
本文链接:http://m.infoconcrete.com/data/1156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
瑞丰贵宾厅酒店_瑞丰贵宾厅集团_瑞丰贵宾厅娱乐平台 直布罗陀| 华山| 郭麒麟不想继承| 私人订制| 小妇人| 中国新说唱| 广联达| 铁石心肠| 私人订制| 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