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建立平衡的国家治理观

——破解国家治理的单一理论神话

更新时间:2019-03-26 23:10:51
作者: 何哲  

  

   摘要:国家治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社会活动。国家治理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法律等各个方面。近代以来,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和少数国家的实践,加之社会学科的分化,国家治理领域中形成了很多单一的学科理论神话乃至迷信。这些神话,都将自身视角下的某种国家治理制度,视为国家有效治理的最关键的手段,乃至于认为,只要实现了某些制度,就能够实现国家的繁荣发展和秩序。然而,无论是实践发展,还是理论自身的深入,都证明了单一理论神话在国家治理中的破灭。而破解的思路,则是要构建一种全域视角下的平衡的治理观。这种治理观认为社会秩序的有效和谐,根本上来自不同群体和制度之间的平衡,从而形成相互制约、相互补充的稳定的社会状态。因此,首先要破解单一视角的理论神话和迷信;其次要构建全域视角的平衡治理观;最后则要形成有效制约补充的竞争与平衡机制。

  

   关键词:国家治理;理论神话;平衡治理观

  

   作者简介:何哲(男)陕西西安人,博士,现为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研究方向包括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国家发展战略;经济与制造业服务化等。

  

   国家治理是人类有史以来为复杂的社会活动。这不仅因为国家是人类所形成的最大的正式组织结构,还因为,国家治理覆盖了在国家范围内几乎所有的社会行为。从宏观的政治、经济、社会思想到中观的产业组织、社会组织到微观的企业、家庭、个体行为与交互,所有的人类行为都与国家治理息息相关。这些共同决定了国家治理的多维度性和高度复杂性。

  

   正由于这样的多维度性和复杂性,导致了国家治理在不同层面和不同视角下,形成了不同的理解和治理观。然而,在宏观的制度政策层面,什么样的政策或者制度形态,会导致好的国家治理结果。这是社会科学领域和国家治理实践者所最为关心的。

  

   国家的形态在人类历史上已经有了几千年,然而,现代意义的国家形态是自三四百年前,一系列包括民族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工业革命等一系列社会运动形成的。这种形态逐渐确定了国家独立的主权地位、政治的人民主权原则、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性等,并在现代国家的演化中,形成了一系列关于国家治理的基本原则和信条。

  

   同时,对于如何治理国家,也成为社会学科中的主要研究领域和对象。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等一系列社会学科都围绕国家治理形成了一系列具有自我学科视野的基本理论原则。由于近现代以来社会学科的高度分化,不同学科形成的视角和观点,并不完全一致。但是在其学科内部则形成了较为单一的理论导向。

  

   这些理论原本是复杂的,但是在进入到国家治理的实践领域后,却逐渐简化,形成了过度简化的单一理论论断,并在公众中出传播,乃至形成了单一理论神话,并反过来作用于理论研究本身。然而,现实的国家治理确实是高度复杂的活动,远不是一种学科和一种视角的理论原则就能够解决的。理解这种国家治理的复杂性,才有助于构建更为现实和实事求是的国家治理机制。

  

   本文对这一问题进行探索,将逐步递进围绕三个问题展开:1)复杂的原生理论是如何在实践中传播并形成单一理论神话的?2)若干典型的理论神话应该如何去认识乃至破除迷信?3)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国家治理观?我们将提出平衡论的视角。

  

   一、国家治理的单一理论神话是如何形成的?

  

   如前所述,国家治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社会活动,但其同时也是参与者最为众多和最广泛和易于理解的活动。因此,国家治理并不如同科学研究那样具有高度的专业性和很高程度的利益中性。准确的讲,国家治理是充满了权力博弈、经济动机、利益诉求、理想主义、神话、信仰与迷信和无理性的高度混合的动态过程。所以,其远不是一种纯理性的科学研究结果和具有规范模板的社会工程实践。要理解学术理论是如何成为单一理论神话的,就首先要理解这种高度混合的复杂性。我们可以从中抽象出理论进入实践并扩散和反作用的复杂过程,来理解复杂的治理学术体系,如何形成简化的单一理论神话的。

  

  

  

   图1显示了国家治理理论的形成与传播模型。国家治理理论的形成与传播,实际上是一个从个别的思想源头逐层传播到大众并反馈和相互交互的过程。在图1 中,A-E和其相应的附从体系是治理思想的源头,其中位于中心的C和其相应的体系是实际的治理者,也就是国家的统治集团和其相应的统治机构。而ABDE与其相应的附从体系代表若干社会治理相关的学科比如政治、经济、法律、管理、社会等。其中ABDE代表这一学科体系内的源思想家,这些思想家具有丰富的学理素养和高度复杂的思辨能力。因此,可以提出复杂的具有内部自洽性和完整约束条件下的国家治理单一学科理论,尽管这些理论依然是基于本学科内的结构的,但依然是具有强烈的内部约束的。

  

   然而,单一学科治理思想从源头思想家向公众扩散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信息不断减维的过程。这其中经历两个步骤,第一步是从源头思想家向一般学科研究者与公共知识分子扩散过程中的信息减维。由于一般学科研究者不具有源头思想家的高度复杂的思辨能力,同时也受制于研究方法的狭窄约束。导致了只能就源头思想家提出理论的若干具体方向进行深入或者进行实证检验。例如某学科认为实现国家有效治理需要实现某种制度安排,但是这种制度安排需要满足ABCD四个条件,但是在一般理论与实证研究者那里,重点在于研究某一条件,而把其他条件认为是控制变量或者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就意味着在从源头思想家到一般研究人员的过程,就已经将复杂的理论减维。而对于公共知识分子而言,从源头思想家到公共知识分子,同样也是这一过程,往往公共知识分子会忽略某种制度安排有效的若干繁琐的前提假设,而只关注制度安排本身。第二步,则是从一般研究者或者公共知识分子向大众传播的过程,因为大众无法理解完整的理论前提和制度条件,因此,只能向大众传播时进一步有意删去或者被大众忽略复杂的制度条件,形成非常简洁的理论印象。既能够便于理解,也有利于大众传播。这一步是形成简化的单一理论神话的关键。

  

   治理理论从学科向治理主体传递的过程也是一个同样的过程。首先,政府本身就是一个治理的思想源头之一,因此在其内部也存在同样的结构,包括具有高度复杂思维的思想型治理者和需要通过简化逐层转递执行的治理手段的减维过程。其次,政府也不断从学科思想者、一般研究者、公共知识分子和公众中吸取治理思想。由于政府的人民主权属性以及注重民意的传统和舆论的回应,政府更会去关注公众中普遍流行的治理理念,而这些理念则是经过层层简化后的单一理论神话。而对于学者而言,公众所接受和流行的简单治理模型,也会反过来形成一种固化潮流而影响到学术群体,从而进一步简化理论本身。也就是说,最终经过反复的传播震荡后,原生的复杂治理理论经过层层过滤和公众传播后,再反向传播给政府和学术届,如果没有原生思想家的纠正,最终会形成普遍的越来越简化的理论趋势。

  

   因此可以看出,无论原生的治理理论多么的复杂和小心翼翼,经过反复过滤和流行后,最终都会忽略了其必要的前提假设和应用范围,趋于简化和普遍化。进一步在全社会形成单一治理理论神话和迷信,认为只要实现了某种制度安排就可以解决好治理的问题。这种理论神话将在公众中形成盲目乐观和制度迷信,在政府则形成了单一制度偏好,在学术届则形成了压倒性的单一主流理论。无论对于公众的客观冷静,对于政府构建复杂的治理体系,对于学术届构建严谨的制度设计与研究,都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从以上的理论传播模型可以发现,任何某一学科内的单一理论体系,即便其原生理论多么的复杂和具有繁琐的满足条件,但最后经过社会内不同层次的反复传播后,都会逐渐失去其原生的复杂性和条件性。而更重要的是,社会本身也本身不是某单一学科视角可以解释的;乖ヒ皇咏堑睦砺凵窕,首先要破解其经过传播简化的模型,再次要破解单一学科的迷信。从而构建更为全面理性的治理框架冷静的边界条件。

  

   二、当前普遍存在的单一理论神话

  

   从现有的学科划分和流行的理论神话而言,根据学科划分主要包括以下几大类:一是民主神话;二是市场神话;三是法治神话;四是社会神话;五是科学神话。分别对应着国家治理领域的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管理学五大主要学科。我们需要再次澄清的是,形成普遍的单一理论神话,并不是学科本身和理论本身的问题,即便再为严谨的国家治理理论,经过公众传播后,都会越来越简化。同时,我们依然要强调,国家治理本身也远不能是单一体系所能够包括的,每一理论本身都有自己明确的边界和适用条件。

  

   1.民主的单一理论神话

  

   民主,是国家治理领域历史最悠久和最长的理论,同时也是流行最长的神话。这一神话认为,民主具有天然的正义,乃至于认为只要民主,就能够形成好的国家治理。关于民主的争论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苏格拉底被民主所杀,因而他的学生柏拉图长期对民主持有否定的态度,直到亚里士多德亦持有同样的观点。总体而言,以上三贤皆认为民主不是一种好的国家机制。从历史的角度,这可能体现了人类从相对松散的原始社会(包括松散的城邦制)向大范围国家统治的农业社会转型的历史趋势。在漫长的封建时代,宗教的王权天授和血缘家族统治,使得民主长期以来都不是正统的政治观念。十六世纪后地理大发现和工商业革命后,资本主义的发展产生了新兴资产阶级对权力的分享和被土地所束缚的劳动力的解放需要,这产生了对传统封建王权的挑战。最终以人民主权为理念和以代议制为形式的资产阶级民主通过资产阶级革命成为主流。马克思则深刻洞穿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和为资本增殖服务的经济属性,提出了共产主义是最终人类社会的目标和归宿。

  

   从当前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现状而言,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导致“民主”成为当今主流的政治形态和理念。一是从理论方面,理论上民主可以有效的保障人人同权,人人参与政治的理想状态。二是从现实而言,工业革命后直至今天,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是西方意义的民主国家。理论与现实两方面的结合,都似乎证明了民主神话的有效性。

  

然而,民主理论同样在理论和现实方面面临着同样的挑战。首先在理论上,如前所述,自先贤至今,始终都有大量的学者对民主产生深深的怀疑。这包括什么是民主,民主如何解决群体决策问题和效率问题等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infoconcrete.com)
本文链接:http://m.infoconcrete.com/data/1156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
瑞丰贵宾厅酒店_瑞丰贵宾厅集团_瑞丰贵宾厅娱乐平台 wps| 东北虎横穿马路| 刘雯终止蔻驰合作| 王一博方否认恋情| 迪奥| 火影忍者| 百度糯米| 东北虎横穿马路| 美股全线收涨| 朱一龙|